相关文章

合肥一画室发生血案 17位学生家长讨14万学费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fzpjy.com/

晨报讯 2009年6月,陈金梅即将升入高中的女儿想学画画,她拿着8000块钱走进了合肥步行街的一间画室。7月,一个炎热的中午,陈金梅曾去的那间画室发生血案,包括画室主人在内共4人死亡(本报曾予报道)。消息传来,陈金梅想到自己8000元可能没了。

近日,陈金梅给本报打来电话称,事发后,画室的17个学生家长联合请了律师讨要学费,“听说官司赢了,但是我一分钱都没拿到,这笔钱到底去了哪?”

49岁的陈金梅家住合肥市和平路,6月,丈夫被查出患有肺癌,急需一大笔费用。但作为保洁员的她,每个月微薄的收入,扣除生活费后,基本没有多少剩余。上周,她无意中听说,五年前自己参与的讨要学费案有了着落,她仿佛看到了一点希望。

8月4日,她独自来到北一环一家律师事务所,找到了当年的代理律师鲁律师和吴律师。“我问他们学费有没有要回来,他们就说正在办理。”陈金梅说,“其实我之前找过他们好几次,他们都说正在办理,我觉得是不是在忽悠我。”陈金梅将自己的现状说给两位律师听后,鲁律师拿出一张收条,上面写着“今收到3000元现金”的字样,“他让我在上面签字。”陈金梅当场拒绝,“我当年交了8000多块钱,现在用3000元就把我打发了。”令她最疑惑的还是,如果律师方没有拿到退回的钱,为何要给她钱?陈金梅带着疑惑走出律师事务所。

17位学生十多万学费无着落

事情还要追溯到2009年,当时陈金梅的女儿刚上高中。她从自己微薄的收入中拿出8000多元给孩子交了一个画室的学费。学费刚交,画室老师家里就出了血案。“一堂课还没上过。”陈金梅回忆,当年总共有二十多个孩子一起学画。后来为了讨要学费,17人联合起来请了律师,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。“我们17个人的学费加一块大概14万左右。”女儿席妍妍说。

5日下午,记者联系了当年和陈金梅一起打官司的一位赵女士,她也是和律师联系最密切的家长之一。赵女士表示,五年过去了,她至今也没有拿到一分钱的退款。“我听律师说是拿回来一部分钱,但是没有退给我们。”赵女士告诉记者,其实所有的家长都没有拿到一分钱。

律师:已拿回5万元

昨天,记者辗转联系到陈金梅等人的代理律师鲁立志。“当年该案是定远县人民法院受理的。”鲁律师表示,去年年底,他才刚刚和吴律师一起去定远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拿回了5万元欠款,并且一直存放在他们这里。

鲁立志表示,当年该案是由法院出面调解解决的,由于案件的特殊性,最终当事人双方商议决定退还一半的欠款,共计7万余元。“调解书上写的也是这么多钱。”去年,他们曾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法院调查发现,当事人还有6万元的存款,因此,双方又商议决定,直接退还6万元给家长们,案件就此了结。

“当时我确实接到过律师电话,跟我商量过这个事,我也同意了。”赵女士回忆。去年年底,鲁、吴二人依照协议再次赴定远拿退款,此时,法院以拍卖死者房屋为由,暂时扣除1万元作为押金。“死者名下的房屋拍卖需要一大笔钱,就只有暂扣这笔钱。”吴律师表示。

拿到5万元后,为何没有及时给家长们,而是又拖了半年呢?对此,两位律师解释称当时拿到钱后,原本以为剩下的一万元很快就能到手,到时再一起分给大家。“时隔多年,想要一次性联系上大家也不容易。”鲁律师表示,他们没有想到至今这一万元也没有兑现。同时,他也表示,为了公平起见,目前没有一名家长从他们这里拿走一分钱。“如果现在大家都想先把这5万元分了,只要商量好,按照比例来分,我们没有意见。”